第六百一十八章 徐家村的奥秘

?热门推荐:
????先前那语气嚣张之极的面具男子也摘下了面具,露出一张泛黄且普通的面孔,看起来竟然有些老实质朴。

????这人盯着白解看了一会,对董老爷子道“他的身上好像产生了某种变化,先前可不会给我带来这种压力。”

????董老爷子对这人的判断颇为信任,摇摇头道“这种情况我也不清楚,过去我没有在他身上发想过这种情况。

????从董老爷子的话中,表面他对白解或者徐乘一直有在暗中关注,不然也不会如此确定的说,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徐乘的身体现在属于一个叫做白解的时空来客,要是让他知道,恐怕就不会做出接下来的决定了。

????“不过,这种情况倒是更有利于我们的计划,如果我们操作得好,距离目标或许能够更进一大步。”

????“好吧,董老二,我答应你的计划,但是现在他应该怎么办?”

????感受着白解身上那股层层不绝的伟岸气息,以及一副生人忽近的样子,两人只得后退,退到没有威胁的安全区域。

????就在他们后退的时候,白解正心情复杂地徘徊在自己的意志核心里面,感受到一丝属于冥的波动,在飞速强大起来。

????说起来,白解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该需求冥的帮助,并且他也隐约察觉到沉睡中的冥似乎已然苏醒,只是缺乏了一点契机,没有彻底醒来。

????可白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排斥冥的帮助,仿佛冥冥之中的一双大手,在推动着他的决定,让他暂时忘却冥的存在。

????可是看到已经快要完全苏醒的冥,白解又觉得一切似乎早就注定,有些事情,是无法避免的。

????当冥的神念终于散发出微弱的意念之光的时候,白解终于摆脱复杂的心绪,用一副安然的模样,迎接冥的归来。

????“这里是哪?小子。”

????听懂冥熟稔且略带霸气的声音,白解仿佛见到老朋友一样,心情蓦然激动起来。

????“这里是玉沟山,我回到了你当年征战冥界的那个时代。”

????听到白解的前半句,冥的神念还能镇定自若,但是后半句却让神念产生了如浪潮般的。

????“你说什么,你回到了一百多年前,不可能!除了时空秩序者,没有人能够穿梭时空。”

????白解没想到冥根本不相信他的话。

????不过白解也对冥的话产生了好奇“什么是时空秩序者?”他想起了在时空隧道中目睹的那只芊芊玉手。

????“时空秩序者?那是什么,是我说的?”冥装作一副懵然不知的样子。

????白解早就习惯冥的说话风格,不想说的,就算自己怎么想办法都问不出来,还不如放在一旁。

????“现在是觉醒历215年,没有多久,五年一度的冥典盛会就要举行”

????白解自顾自地描述将要发生的一些事情,同时注意到,冥似乎对冥典盛会兴趣缺缺,但是当他听到那幽冥会,神念波动猛然震了一下。

????不得不说,冥虽然只是一缕残缺的神念,但眼界经历或者心理意识都比白解强大得多,很快就接受了目前的处境,并且思考了起来。

????“这么说,你的目的是想接近我的本源之体,然后让他帮你返回原来的时空?”冥似乎琢磨到了什么。

????“我的最终目的的确是这样,现在你又苏醒了,我应该更容易接近你的本源之体吧?”

????“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。”冥给白解泼了盆冷水,“谁告诉过你,我和本源之体的关系就是亲近的?难道我们之间不能是敌人?”

????白解蓦然一惊,问道“不会吧,你不是他从本源之体中分出去的神念,你们本来就属于同源。”

????“这里面的关系比较复杂,我也说不清楚,很多细节已经忘了。”冥继续泼着冷水,“那家伙的性格可不像我这样,说是冷酷无情都不为过,为了某些目的,可以采用任何手段。“

????白解倒是没料到冥口中的本体是个不折手段的人,先前他还见过那人霸绝当世的场面,那种视万物如无物的气概,白解一直很是艳羡。

????“但是,那家伙在某些方面又的确是个天才,就算和真神相比,或许也毫不逊色。”

????白解本想了解更多关于那人的事情,毕竟当初冥根本不会和他谈起这些,可是冥似乎察觉到白解现在的身体情况,直接把白解的意念推出了意志核心。

????意念重新掌控身体,仍然孱弱的身体让他有些无奈,不过大量涌出很多鲜血,脑袋就有些昏昏沉沉,要不是意念没有受到多大影响,只怕白解现在已然倒下。

????散去那股让人不敢靠近的伟岸气息后,在远处观望的两人又走了回来,顿了顿,直接来到白解面前。

????“小子,不想死的话,就服下里面的丹药。”董老爷子旁边那人扔给白解一个青花药瓶,里面有颗浑圆朱润的药丸,透着一股如同女儿香的药味。

????白解把药丸倒在手心上瞧了两眼,然后抬起头看着两人,董老爷子的目光中透着一丝鼓励,而旁边那人却满含深意地撇开了目光。

????等那人转回目光的时候,白解已经一口将药丸吞下。

????味道竟然不错!

????白解产生种怪异感觉,仿佛咽下的是一枚甜滋滋

????的糖果。

????药丸下肚,没过多久,全身上下的伤口都滋生出奇痒的感觉,仿佛伤口上爬动着密密麻麻的蚂蚁,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,白解的身体不由微颤起来。

????董河昌旁边那人似乎故意想要白解在他面前出洋相,站在那里目不转睛,好像在看什么珍稀的玩意。

????白解并不清楚这人的目的,不过却能捕捉到对方眼中的调笑之意,心头暗暗恼火,同时也有些后悔。

????要是不吞下那颗药丸,情形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。

????“董老二,我们时间有限,你来把事情告诉他吧。”

????这人的身份似乎比董老爷子高上不少,董老爷子点点头,转过来看着白解“我想你应该有所猜测了。没错,我和他都是幽冥会的人。”

????董老头的解释算是满足了白解的一个关键疑惑。

????“那么若竹其实就在你们手上?”

????“不,”董老头摇头,“我们和抓她的那批人不属于同一位大人麾下,不过你大可以放心,他们不会对宁若竹做什么的。”

????“那你们刚才对我做的事情,是在试探我?”

????“小子,那不叫试探,是入会测试。”这人自然地插话,“如果不是董老二用自己的身家担保,你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。”

????这家伙不提还好,一提起刚才差点要了他命的偷袭,就让白解气得不行。

????“哼,总有些人喜欢自以为是。”

????面对白解的挑衅话语,这人竟然笑而不语,似乎根本不在意。

????“好了,现在我们都是自己人,关系就别弄得这么僵硬了。”

????“谁会和这家伙是自己人?”白解冷笑道。

????可是即便这样,这人也貌似不以为意,还露出亮白的牙齿,对着白解充满深意地笑了笑。

????这家伙是不是喜欢被人骂?

????白解不由地冒出这种荒唐的念头。

????一番言语交锋过后,白解身上的痒劲渐渐消退,伤口上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,这可比刚才舒服多了,浑身仿佛沐浴在温暖的喷泉中一样。

????“我该回去了,已经出来这么久,要是让人发现,可就麻烦了。”

????对着董老头说完,这人特意看了白解一眼,然后留给白解一道满含深意的目光,接着就飘然而去。

????等这人完全消失,白解才向董老头提出疑惑“老爷子,刚才那人到底是是谁,为什么我有种莫名的熟悉?”

????说起来,白解看到这人飞速消失的背影,蓦然想起一个不太可能的熟悉身影。

????董老爷子似乎明白白解的心中所想,反而问道“你当然会觉得熟悉,我想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猜测的对象吧?”

????“难道真是那个人,他真是在我们村里开磨坊的那个中年男人?”

????说起来,徐家村早年间还没有这多村民,所以以往需要磨坊都是担起粮食去到外村。可村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后,没有自己的磨坊,已经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????大概徐乘岁的时,村里逃难来了户姓卢的人家,据说在外村就是以开磨坊为生的,于是操起了老本行,在徐家村开起了磨坊。

????这家人都比较热心肠,村里有个什么事情,都会主动帮忙,徐乘小时候比较顽皮,经常跑去他们家,看着那石磨嗡嗡地转动。

????后来徐母对徐乘严厉地管教起来,徐乘才没有继续,现在想想,那一家人似乎挺古怪的。

????徐乘很少见到一家之主,而那家妇人总是打扮得艳丽暴露,对她的两个孩子,完全不像母亲的感觉,倒是像对待两个奴仆。

????董老爷子似笑非笑地回道“你心里已经肯定了吧。”

????“还真是他!”白解吃惊不已。董老爷子的话外之意已经包含一切。

????“但他为什么会定居在徐家村?”

????话一出口,白解脑海中就冒出一串念头。

????不光这个人,刚才神秘消失的屠猎人,身份高贵无比的徐母,这些人的身份竟然都神秘无比,假如顺着这个思路,那么徐家村的其他人是不是也隐藏着其他神秘身份。

????白解正想说出心中的猜测,可是董老爷子打断了他。

????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现在不能告诉你,但你的猜测是对的,你们徐家村没有那么简单。不过我不希望你现在就去调查,我知道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底气,但曾经有封侯强者暗中潜入过徐家村,结果死不见尸,活不见人。”说到后半段的时候,董老爷子可以降低了声调。

????如果没有董老爷子的这个警告,白解只怕真会那样做,到时候,以他目前的实力还真应付不来。

????“老爷子,既然你也是幽冥会的人,那么昨晚和我说的事情,是不是故意骗我的?”

????“我说的都是真话,信不信由你。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你放心好了,等下我就去和那些人进行交换,保证把若竹那姑娘完完整整地带回来。”

????“谢谢了。”白解不由有些触动。

????董老爷子笑了笑,道“接下来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需要你来执行。”

????白解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,点点头道“什么事?”

????董老爷子贴近白解耳畔,密

????语了几句。

????“为什么这种事情不交给董河昌或者苏木,你对他们应该更加了解?”白解真没有想到会是这件事情。

????“他们两个不适合,”董老爷子回答得非常果决,“而且他们也不是幽冥会的成员。”

????想了想自己接下来的计划,貌似和董老爷子交待这件事情殊途同归,于是郑重地接了下来。

????“等下你就回村里去,等我把东西准备妥当,就让人通知你。”

????吩咐完这些细节,董老爷子就像刚才那人一样,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遮天蔽日的大树之间,留下白解眼神复杂地看着那边。

????“没想到你竟然降临到了徐家村。”

????冥的声音在白解脑海中响起。

????“你竟然也知道它的存在?”

????“我知道的不多,但我那本体曾经在徐家村待过很久,所以有些印象。”

????“那你知不知道,徐家村为什么会吸引来这么多神秘人物?”

????“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冥回答得十分迅速,“本体好像对那些记忆非常重视,所以分离神念的时候,根本不让分神沾上一丁点记忆片段。要不是我和本体的联系有些特别,只怕也不知道这些事情。”

????白解不是优柔寡断的人,既然现在想不明白,那就不要胡思乱想,他隐隐有种感觉,一切秘密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水落石出。

????一百多年前,发生在中土大陆和西土大陆之间,波及十几个国家的疆域之战,背后暗藏着光明王的黑手,如果不是当时有一批人力挽狂澜,那场持续十年的战斗不会就此结束,伤亡的数量可能远远超过数千万。

????“我警告你,不要把你的黑手放在这个孩子的身上,他”

????“哦?”光明王的目光重新打量白解。“如果他真是你说的那样,那我更不能放过他了。”

????“你可以试试,如果你想要两败俱伤对话。”

????光明王的目光从白解的身上收回,冥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一些效果,如果现在他不是处于沉眠状态,就是几个冥联手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????看到光明王暂时收手,冥也松了口气,眼前这家伙的全盛之时,可是堪比真正神明的存在,当初那些家伙与它大战,战斗了十天十夜,结果付出了惨重代价都没能彻底击败它。

????“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????冥的声音突然在白解的脑海中响起,其他人似乎没有听到。

????当白解站起来往外面走去时,达古斯目光闪烁,突然挡在了白解的身前。

????“让他们走!”

????听到光明王的声音,达古斯有些意外,不过还是让开了去路。

????“老师,他们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影响?”

????“不会,我们的计划反而可以借助他的力量。”

????“你是说?”

????“他一定会去斯尔福拉什。”光明王的语气异常肯定。

????已经走出神庙的白解,突然失去控制地倒在地上,额头和脖颈满是汗珠,脸色泛白,喘息不已。

????“我已经帮你解除了控制,你现在尽快赶到他们说的那个地方。”冥的语气不容置疑。

????“斯尔福拉什!?”白解很快反应了过来,“您想要我去干什么?”

????“先离开这里,路上再说。”

????冥的气息包裹住白解,随后,一抹流星般的亮芒,从这片澄澈的天空划过,在密林的尽头破开一道缺口,钻出了禁制。

????“老师,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
????“让你的人赶紧引爆那里的矿脉。”

????“提前到现在?我担心效果可能达不到预期。”

????“那个家伙才是关键。”

????另外一边,白解已经离开穆洛特雪山足有上百公里,也已经远远离开克洛斯城的范围。

????他一边朝斯尔福拉什飞去,一边联系宫甲。

????“你没事了?!”

????“我已经摆脱了那个家伙,现在正在赶往斯尔福拉什。那个家伙让你们办的事情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我们已经穿过了辛辛那山脉,是不是要立刻停下?”

????“不用,你们继续向南走,越快越好,最好能够今晚离开罗布罗王国。”

????“现在还不清楚,但是罗布罗王国不能再继续待了,我处理完斯尔福拉什的事情以后,就会赶去和你们汇合。”

????宫甲似乎感觉到了白解语气中的沉重,声音变得有些庄重“保重!”

????果断地挂断联络器,茫茫夜色之中,下方快速掠过地域散布着星星点点的村落,充满麦香气味的袅袅炊烟,升上高空,传入白解的鼻中。

????在这片资源贫瘠的大地上,还生活着无数怀有梦想的人类,他们或许无法拥有支配命运的权势,但他们的生命是自由的,不该因为别人的意志而剥夺。

????正午过后的空气带着一股燥热,即便跳进密梁河痛痛快快洗了个澡,但快要到达徐家村的时,那种燥热仍然让他汗流浃背,衣服上也多出几道汗渍。

????。